寧 和 情 思

有感探訪闊別52年的寧和
潘先強
在那秋高氣爽的金秋時節里,我有幸于2009年9月27日擕同太太和女兒一起回到了闊別52年、曾經是生我養我的第二故鄉
— — 越南寧和,開始了我探訪親友以及追尋那舊時記憶的旅程
盡管闊別數十年,但在踏上這塊故土時,我依然感受到那濃濃的親情和鄉情,親切而溫馨。我唯一的親人  —外 甥女和
女婿及其子女們給予熱情的招待和關懷,精心安排著我們每天的生活和參訪行程,幫助我回憶起那記憶或沒有記憶的
往事。瓊府會館的鄉親們欣喜地接待我們“回鄉”探訪,熱情洋溢為我們介紹會館的滄桑與變化,以及現在的管理狀況,帶
帶領我們參觀會館各場所,引領我們上香敬奉先祖,座談交流數十年來的經歷與變遷。我們還應邀于中秋之夜到會館與眾
鄉親們愉快地歡度中秋佳節。穗城會館的理事們也盛邀我們到會館舉行懇談,親友會見,彼此交流,合影留念,倍感快樂。
在此我見到了唯一尚在寧和的小學同班學友劉立能,我們一見如故,回顧同窗情誼,興奮異常。還有江云、蔡章全、潘正業等
舊時的老朋友也都聞訊前來會面相聚,敘述著那早已逝去的故事,不時滲透出悲喜交融的情緒交流,感慨萬千。此外,走在寧
和街頭,還不時遇見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們投來驚奇而善意的目光,當他們知悉我是生長在寧和,離開了五十多年后回來,還
能流利說越南話的舊人時,都會欣喜地向我招呼都會欣喜地向我招呼探詢,給予親切問候,其中還不乏有我許多從未謀面

的遠,近親戚呢,。更使我感到欣慰而沉浸在濃濃的親情之中。

寧和的主要街道仍然是那條貫穿南北的大馬路,僅有的幾條街巷已經改變了原來的模樣。但橋還是那座大橋(CAU DINH),渾
濁的河水依舊靜靜地流淌著,還是那個環形的市場(CHO DINH),各種買賣聲依舊在喧囂著。川流不息的摩托車代替了昔日
的單車與行人,林立的商鋪延續著市場的喧鬧。漫步在各條街道上,我還依稀辨認出當年的“南泰”“聯成”“新生”“東成”“韓就
成”“普濟堂”等諸多有名的商家商號,及其引領下寧和商業的繁榮景象。而站在大橋上眺望,前方古老的鐡路橋依然橫臥,河
道兩岸茂密的樹木,郁郁憽憽的椰樹林釋放出大地的勃勃生機。它引發了我無限的聯想與回憶。我尋覓到了當年時常游泳的
那處河段,又仿佛看到了昔日在水中游泳的身影,與小夥伴們戲水打水仗的情景似乎就在眼前,從而喚起我心中那尚未磨滅的
鄉情。
瓊府會館的前身正是寧和平和學校,它是我小學時代的母校。走過前校門,依然是那段長長的通道,可惜它右側原先的籃球場和
足球場已經被占去。校園內的三個花圃也改為水泥操場,標誌性的關帝廟和天后宮仍很巍然,走進一間間熟悉的教室,腦海
裡不斷浮現著當年上下課的學習情景和天真快樂的學生生活。是我從這裡接受了最初的啟蒙教育,打下了文化知識基礎,同
時也開啟了我人生道路的求索之門。凝望著懸掛于牆上的歷史圖片,感慨著學校變遷的同時也不禁追憶起曾經淳淳教誨我們

的符志、唐文、傅志明、鄭學詩等諸多啟蒙老師,他們留在我心中的恩師形象,至今仍讓我肅然起敬.

回到那曾經養育過我的家鄉(QUANG TRA),一切又都是那樣地陌生。走在水泥鋪就的鄉間道路上(過去是草地路),我努
力尋覓著兒時家鄉的蹤跡,但大都顯得生疏而遙遠。記憶中的家園已不復存在,大路邊的那棵大樹(CAY ME)、盤根錯節
的蘺巴墻、門前的小水塘等也蕩然無存。唯有那綠色的田野依舊吐露著泥土的芳香。殘存的椰樹園、荷花田等,與周圍的田野,
樹林和農舍交匯一起,依舊是一幅美麗的田園風光,也不由得心曠神怡。而當我們站在長眠于此的父母哥姐等的墓地前祭拜時,心中

心中才意識到家園猶在。還有對面那日夜俯視著的大山 (NUI HONG HEO),似乎也在見證著我們的諸多記憶。

十多天的探訪,也讓我看到了寧和數十年來的發展與變遷,可謂舊貌換新顏。城區不斷地向外擴展,新建的樓房鱗次擳比地沿著大
馬路向南北延伸,已延至(DEO BANH IT)腳下和通往芽莊的半路上,二三層,三四層的西式樓房形成了新的樓群景觀,加上重新
改建裝修的舊時房屋和多條街道的開辟,改變了寧和城區原來的面貌,帶來了城市的繁華。而周圍鄉村的農舍建築,也頗具風格。傳
統的農村茅草屋(NHA TRANG)已不見蹤影,代之以一棟棟獨家獨院的磚瓦房農舍,甚至是別墅式的雙層樓宇,各色果樹和高聳的
椰子樹環抱四周,錯落于田地當中,成為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不論是驅車走在貫穿南北的國道,還是行走在鄉間的道路上,你都
你都能看到路旁那一處處椰樹叢中掩映著的紅瓦白墻,它與廣闊的綠色田野交融在一起,襯托出越南獨有的田園特色。
走進熙熙攘攘的寧和市場,依然感受到濃厚的商業氣息。各個攤位上的貨物豐富充足,具有特色的本地農特產品,五彩繽紛的
各色百貨琳琅滿目,各商鋪的貨架上充滿著從建材、化工到機電、電子等工業產品,應有盡有。其中不乏來自中國的產品。物流
順暢,商品流通無阻。交通也相對便利。往來芽莊的公交式班車也很便捷,只需不過四十分鐘的行程。依托芽莊,還有大巴車、火車、
飛機等直通胡志明市。但遺憾的是越南全境至今尚無高速公路,所以近400公里的路程,汽車要走十個小時以上,火車仍是遺留的法式
窄軌鐵路,時速很慢,坐一趟也要十幾個小時。我尚不知道寧和的經濟發展是依托何種產業,但據說這裡的養殖業和鹽業較為發
達,優質原鹽還供出口。在去芽莊的道路旁會見到許多的養殖場,而在(DOC LET)則是大片的鹽田,不少人依靠養蝦和曬鹽而富裕。在
(DOC LET)建有一家韓國現代集團的船舶修造廠,能為芽莊和寧和人提供一些就業機會,也給商家帶來消費,同時促進了海濱的旅遊業
發展。(DOC LET)的海灘不亞于芽莊的海灘,景色宜人,海沙潔白細軟,水底沙灘堅實,是極佳的游泳戲水場所。據說這裡也是夏季
眾多旅遊者慕名而來的旅遊點之一。
從百姓的市場購買力和消費能力看,寧和人的實際生活水平并不低,而且在不斷提高。和越南所有地方浩浩蕩蕩的摩托車洪流一樣,摩托
摩托車也是這裡人們不可或缺的代步交通工具,日夜流動在城市的大街和鄉村小路上。不論城市還是農村,每一家庭都有幾部摩托車,
甚至有的達到每人一部。不僅是購車,還附帶買油,維修等等的開支,都需要一定的經濟能力。手機也似乎在逐步普及當中,尤其是
年輕人,幾乎手中都離不開手機進行通訊聯絡。另外,越南盛產咖啡,和每個城市沿街都存在許多咖啡館一樣,這裡也開有幾家時尚
尚的咖啡館,每天傍晚到夜裡,都有許多人到這裡喝咖啡,消遣娛樂,尤其是雙休日,咖啡館里都坐滿客人,人們在進行各種交
人們在進行各種交流的同時,也悠閑自得地享受著生活。還有那錯落在街邊的露天小吃攤,每天都吸引大批客人圍坐著吃用早餐,,或
享用特色小吃,法式烤麵包、越南米線(PHO, BUN)等,一應俱全,便宜便宜實惠,雖然衛生條件较差,但也不失一類飲食風味。由

由此也似乎襯托出寧和人一種相對富足的社會生活吧。

十五天的“故鄉”行就將結束,雖然這其間我們還參訪了芽莊,大叻和後續將要前往的西貢,但寧和留給我的印象是深刻而美好的,它不僅
圓了我52年來的一個夢,而且還讓我有機會重新找回那早已淡漠了的鄉情。它將以新的內涵再次留在我的心中。十幾個日日夜夜留下的
美好記憶令我產生了新的依戀。在即將又再次離開這片土地時,內心不免發出“我還會再回來嗎?”的感慨。在我坐上開往芽莊的汽車
時,心中不由得說聲:“告別了,寧和”,而當我再次回頭凝望時,那熟悉的街道、樓房和人流、那山、那水、還有那掩映在椰樹叢中的紅瓦
白墻卻已漸行漸遠......。